本博客包含多个文档和书籍的翻译,但有能力者推荐阅读英文原版

论互联网上的那些偏见

个人随笔 Alan 3个月前 (12-28) 644次浏览 0个评论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对拼多多、快手、今日头条乃至抖音抱有一种“偏见”

比如认为

  • 拼多就是卖山寨货靠相互砍价才活到今天的的
  • 快手就是“双击老铁666”之流
  • 今日头条多为“标题党”
  • 抖音就知道推“小姐姐”

其实回头来想这些“偏见”其实毫无意义,也带来不了任何优越感,反而容易忽视一些本质性的东西。

  • 拼多多确实充斥着“山寨货”,但互联网乃至传统行业都会讲到“野蛮生长”,早期建立商业模式时谁都称不上高大上;一度被捧上神坛的 Apple,创始人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早期干得那些事也称不得“干净”;有人分析拼多多是在阿里上市开始履行所谓社会责任以及强调知识产权清理那些小卖家,同时结合移动互联网的崛起而形成的一个“巨无霸”,当然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不又是投保又是百亿补贴了吗?
    有人说这是在割美国投资人的韭菜,成王败寇,有些事肯定是不好预测的,但从这百亿补贴“真香”定律来看,至少还是触碰到一些人神经了,不然也不会照搬过来直接用了。
  • 快手现在应该也算被热议了吧,虽然春晚可能已不再具有当年那种江湖地位了,至少一些新闻大家还是不会错过的,10亿红包,这是继BAT 之后又一家在春晚发红包的公司。话说发红包也是门学问,百度这拨红包就很不成功。记得梁宁的产品思维课中就提到微信和支付宝的红包大战,微信的方式让摇到红包的人很“爽”,而支付宝集五福的方式让百分之八九十没拿到“敬业福”的人“不爽”,优劣可想而知。无疑微信发红包是最为成功的案例,它激活了微信支付。但所罗胖说支付宝的那次春晚活动激活了很多农村大爷大妈用户,因为当时淘宝客服收到过很多从没在网上购物的大爷大妈的电话。
    有点扯远了,我所听到的关于快手的成功在于他促进了“非遗”等的传播,让那么专业人士想到致力于保护但没有实现的都实现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关注点赞的人多了,动力也就有了,同时借助平台还能解决“温饱问题”。另一个是教育,很多偏远或四五线城市的中小学生等通过这个平台获取到了优质的课程。
  • 今日头条为人津津乐道在于其推荐算法,某种程度上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获取方式的变化。很多人不再去主动搜索而是借助于朋友推荐和消息推送。其实这对百度的冲击还是很大的,很多人认为如果 Google 不退出中国,百度一定完蛋,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当年谷歌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并不如百度,那时百度的格局也并不差,本地化、内容构建(百度贴吧、百度百科)都很优秀,因为当时中文互联网上的优质内容本身就偏少,所以百度就自己构建了内容,某种意义上 Google 的 Featured Snippet 也是在解决优质内容的问题。
    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微信的格局或野心,那就是其很早就设立了公众号并且“看一看”之类的还在不停升级。
    今日头条算得上成功吗?现在人家已经是“字节跳动”了,你说呢?
  • 抖音我其实没有太多好说的,显然是满足了很多人的娱乐需求。我只能说最近从技术上看它真是很牛的,因为在研究 APP 端爬虫时发现它对所有主流的安卓虚拟机都进行了相应的限制,并且点赞数这些全部通过 icon 字体进行了处理,毕竟头条就是靠爬虫起家,这是人家的特长啊。
    抖音在满足娱乐需求的同时也成为一睦潮流的引领者、一些电影、音乐的风向标,单这一价值就不容小觑了。同时其与电商的结合也是一种变现方向。而其海外版 TikTok 也早已上线,从我个人的 Facebook 群来看在东南亚还是有不错的用户群的。

这段文字本来是准备写在“闲言碎语”里的,突然发现已经超过一千多字了。

那就再扯上“十块钱的”,最近有在看七牛云老许的架构师文章,可能读偏了,发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一切皆流量”。

比如微软的起家就是靠着操作系统占据流量,硬件厂家其实并不与用户直接交互,而操作系统中的软件则不同,早期做盗版的蕃茄花园之类的就是靠预装软件获取的收入;那么随着时代的发现,Internet 和浏览器走入了人们的视野,这个时候人们多在进行网上冲浪,那自然也就成了流量最为集中的地方。

而大多数人是记不住网址或者说不知道该去哪里访问的,于是便产生了目录/网址导航,如雅虎和国内的 hao123(据说后者一度为百度带来了50%以上的流量,实在是不可思议),等到人们被教育得差不多了(同时优质内容也开始越来越多了),搜索引擎就开始发光发热了,不得不提到的显然就是谷歌和百度了。

操作系统竞争的延伸是 Android 和 iOS,移动时代的软件单位是 APP,苹果技高一筹的地方在于它建立了硬件生产、软件分发和支付的闭环,因此紧握流量。而谷歌虽然“道德情操”更高,把安卓开源出来了,但那些小弟们在翅膀硬了之后都不再理老大,那些预装的软件一方面由于国情、另一方面由于利益已经不再预装,支付更是想都不要想,于是老大只好自己也跳出来做硬件。

而浏览器之争延伸到了小程序,从本质上说小程序就是一种移动时代的浏览器,要知道大部分的(微信)小程序的大小都在2M以下,自然和至少几十兆的 APP 不是在同一层面角逐了,当然任何事物的边界随着时代的发展都在不断变化。

好像有些偏题了,果然缺乏规划和调研的文字都是闲扯,用北京话结尾

颠儿了~

后记:

为了验证我自己的观点我特地花时间体验了一下拼多多,测试下了两单,没有惊喜,也没有碰到惊吓;然后在今天(2019年12月31日,边听罗胖侃大山边试)用自己的马甲加几个亲密的人测试了下“提现”功能,在分享到第6个跟200块差198.9元时,第7个助力的人为0.01元,第8个助力没有获取任何金额;嗯,也算是交个智商税吧,心态比较平和,只为验证一下,所以还是不能期望一直靠套路成长的人格局突然变高,但不能就此说这是个骗局,我估计还是会有一部分可以获取到现金的,最终需分享的人不得而知。

当然在过程中我还是有所期待的,因为基本判断是这个节点这家公司应当尽快洗白自己,但也会觉得这种助力的方式其实是个双刃剑,首先从消费者心理角度一个人可能至少会扩展到5个或以上的用户,那么其增长可想而知,其次还是那个“爽”与“不爽”的理论,就是这套方法设计一定是大部分人无法完成“提现”,也就会有很多人会“不爽”。

至于视频网站,虽然快手和抖音都很优秀,但我个人比较看好的还是 B 站。因为更具知识性也更为正能量

喜欢 (1)
[]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